欢迎光临中卫市人民政府门户网
网站首页 走进中卫 新闻中心 政务公开 网上办事 政民互动 专题专栏
今日头条

长流水村:沙漠中那片不断生长的绿

发表日期: 2019-07-13 作者: 全媒体记者 马永福 邹姣姣 张鹏航 张毅 来源: 中卫日报

水,孕育生灵。

一股清泉,带来一抹绿洲,也养育着一方人。

宁夏中卫长流水村,这个地处腾格里沙漠边缘的小村庄,因一股四季不断的沙漠清泉,染出了一条狭长的绿带,滋养着一方人。长流水,因此得名。

斗转星移,沧海桑田。长流水村向北一公里处,老人们所说的古丝绸之路上的古车辙印斑驳可见。生活在这里的老人们,总是喜欢给他们的孙辈们讲述这里发生的故事。故事中,不变的,是那股沙漠清泉。变的,是人们开始治沙后,泉水大了多了、风沙少了小了,绿带长了宽了、养活的人增了,日子幸福了。

今年74岁的黄福奎,一辈子没有走出过长流水村。在他的记忆中,长流水村开始发生变化是从1958年包兰铁路通车起步的。真正发生巨变,是从2000年后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大面积治沙开始的。

“以前住的就是这种土房子。那时候两天西南风、三天西北风,房子外边刮黑沙风,屋子里边下细沙子。”7月7日,带着记者走进已经被树林淹没的几座低矮土房子里,黄福奎老人触景生情地说。

走出土房子,登到一处高土丘上,指着眼前一条约6公里长的绿带,和远处一大片长出沙棘、红柳、柠条的沙漠,黄福奎老人继续说:“现在好得很。咱长流水村的泉眼子多了,树多了,沙漠也治理了。别说黑沙风了,普通的沙尘天气一年也见不上几回。咱这都已经开始搞旅游了。说是要搞农家乐、沙漠世外桃源什么的。咱这搞旅游还真有那么点意思!”

同村年龄最长、也是村里第一任队长,今年已经82岁的黄福恩和他76岁的老伴廉银凤,谈起长流水村的变化,比黄福奎老人感触更为深刻。

“解放前村里人口不到300人。水浇地也就是200来亩。”“冬天春天,黑风刮个不停。春天很多粮食苗刚长出来就被风沙打死了。”“解放后的那几年也是这样。”“夏天也刮,水地里的麦子的什么,经常被刮倒。”“旱地里的粮食十年能收个一两年。”

“咱这个村子治沙好。”“沟里、滩上绿茵茵的。”“现在咱村有水地600多亩。人口增加了很多。”“风沙天少得太多了。你没见过那会的黑沙天!”“日子好了,住的条件也好了,环境也好了,你们赶上好日子了!”

尽管黄福恩老人耳朵听不太真,但和老伴廉银凤聊起过去,你一言我一句,精神头依然很足。

“习主席的好处嘛,青山绿水么,金山银山么。青山绿水那就金山银山么。”说完村里的变化,廉银凤老人似乎还有要说的,虽然不准确,但却很真切。满院的树荫下,老两口的话比平时多了很多……

对于长流水村这些年治沙后的改变,中卫市自然资源局的干部、已经从事治沙工作30多年的高级林业工程师唐希明最清楚,也最自豪。

每次向人介绍这里,他都会带着人去长流水村两个经过筑坝形成的十几亩大的水库、6公里长的峡谷林田地、北边两万多亩沙漠林地,还有那条两边已经被厚厚的沙漠植被覆盖的斑驳的古丝绸之路。

“村上的老人们说,这就是过去的古丝绸之路,因为风沙的危害,古丝绸之路向南移了。这些年经过治理后,以前的古丝绸之路还在。你看两边的沙漠都绿了。”“这块林地是我们2014年扎草方格、播撒草种长成的,有近万亩。”“北边沙漠的绿化搞起来后这十来年,你看,这些沙漠泉眼多了十几处。这水面、水量比过去大了很多。”在已经一人来高的沙漠林地里和老人们说的古丝绸路边,在绿树成荫、波光粼粼的水库旁,唐希明总是有说不完的人和事,而人和事的主题永远和“治沙”有关。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从新中国成立初期的一个沙漠边缘的小绿洲,到如今因为治沙慢慢变大变美的绿色旅游村庄。这些年,长流水村的人口数量、耕地面积在持续稳定增加,老百姓的收入生活越来越高,生活越来越幸福。过去的一条狭长绿带,如今已长出了绿色的“翅膀”。唐希明说,这些年,长流水村两边共增加绿地2万多亩,而整个中卫市的沙漠荒漠荒山治理已经达到了147万亩,占中卫市区北部所辖168万亩沙漠的87.5%。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返回顶部
关闭

中卫政府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