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中卫市人民政府门户网
网站首页 走进中卫 新闻中心 政务公开 网上办事 政民互动 专题专栏

探访中国历史文化名村———南长滩

发表日期: 2013-08-22 作者: 张晓磊 来源: 中卫日报

  在宁夏中卫市沙坡头区西南与甘肃景泰县东部交界的大峡谷绝壁处,隐藏着一个神秘的小山村———南长滩。她有着“宁夏黄河第一村、宁夏黄河第一渡、宁夏黄河第一漂”之称。2008年12月,南长滩村被国家有关部门确定为宁夏首个 “中国历史文化名村”。

  由原中卫县甘塘镇翠柳沟向南,沿着蜿蜒崎岖的山路,走过一山又一山,蹚过一沟又一沟,摆渡黄河南长滩古渡,来到黄河岸边一个几乎与世隔绝的地方,一些石垒土砌的原始村落静卧在这里。山是那么神秘,古寨到处可见。山民或农耕,或牧羊,或炊烟袅袅。盘山的云龙,河底的石蛙,奇特的地理风貌,让人以为是幻觉。村民们耕于滩涂河滨,舞于河洲芦浦,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过着衣食足而陶然自乐的生活。拓跋山寨踏千山万水而来,传递着一个被历史遗忘的民族沿着千年党项的遗迹追寻,黄河的浪花讲述着许多久远的故事,这里保持着原生态的古老神韵,地理环境极似“桃花源”。络绎不绝的游人都是冲着那小山村的原始、古朴、静谧与神秘而来。

  我们循声踏入历史。南长滩是一个历史文化大观园的缩影。让我惊讶的是,原以为这里是西夏后裔很久以前逃离蒙古铁骑追杀的避难地,谁可想,代表史前文明的石器遗址和岩画相继在这里发现,山峰之颠有先秦囤兵筑起的古长城,它们终让我们感到,这里有着非同一般的历史文化积淀,这积淀以梨花盛开的方式传递着传奇与迷离。

  一、厚重的历史文化资源

  南长滩历史文化资源十分丰富。在这里,代表华夏文明的石器文化遗址比比皆是。遍布南长滩山川的岩画,将南长滩人类的文明源头在现有基础上又向前推进了好多万年,是早已逝去的史前时代的历史见证。大量事实证明,南长滩是华夏文明的有机组成部分。南长滩原始人类通过在坚硬岩面上的凿刻涂抹,以图画形式记载了他们的生存斗争、经济生活、社会实践和思想观念,再现了史前人类的精神世界与物质世界。他们通过岩画向我们转述了祖先的文明,因此,岩画是史前时代的史书,是研究重建人类史前史不可再生的珍稀瑰宝。

  在中国长城建筑史上,南长滩虎峡长城可列入中国最早长城之一。长城研究专家、宁夏博物馆原馆长周兴华在南长滩虎峡实地考察时,新发现长达10余公里的先秦长城,为证明秦昭王长城、秦始皇长城经过宁夏黄河南岸提供了更加有力的证据。南长滩虎峡黄河南岸现存的这两种长城遗迹,正是《史记》记载的秦国建筑长城方式的真实写照。由此可知,南长滩黄河虎峡南岸长城始筑于公元前461年,距今2474年。在南长滩虎峡发现的先秦长城,进一步证明秦昭王长城、秦始皇长城确实经过宁夏黄河南岸,并为世界文化遗产中国长城中最著名的秦始皇万里长城西段的始筑年代、建筑形式提供了难得的现存遗迹,具有很高的历史、艺术、科学价值。

  南长滩村的拓氏家族至今还保留着重修于清朝咸丰年间的族谱,族谱用传统的方法装订,手工书写,有历次修订的序。南长滩村的人们,复姓拓跋,他们自称是西夏人的后裔,代代相传。800年来,散落的西夏党项后裔的一支就与世无争地生活在这个小山村里。

  长期以来,西夏学泰斗李范文一直致力于对西夏后裔的研究。他经过多年调查考证,并结合文物考古实证,得出研究结果表明,西夏后裔并非人们想象的已经被蒙古大军消灭,部分党项族人在这场屠戮中生存了下来,并且繁衍后代,并逐步汉化。上世纪80年代,李范文先生考察认定南长滩村村民是西夏人的后裔。这是党项族作为一个民族实体消失以后,迄今发现的最鲜活载体。

  二、罕见的物产资源

  且看南长滩,花公鸡在田间地头正红脸喔鸣,土坯、石块砌成的村落,在落日与古树的交相辉映里显现着人性与建筑最为古朴的美。且听,河水撞击大山的乐章,码头河道上老筏工讲述着七姐妹的传说,所有这些,均以娓娓道来的方式,勾勒出一个小山村的神奇。

  南长滩素有三宝:鸽子鱼、百年梨枣树、山蝎子。

  在古书记载,宁夏最名贵的河产鸽子鱼,仅见于南长滩一带的黄河水湾里。产于南长滩的鸽子鱼又叫铜鱼,其腹肥大、嘴尖长、眼小带红圈,体长八九寸,淡红色中泛有银白色。相传封建朝廷曾钦命宁夏等地官吏按时贡献鸽子鱼,明、清时鸽子鱼为贡品,每年定数量进贡,若不足数,地方官将受处罚。遂身价倍增,一对鸽子鱼竟可换一件上等沙毛裘皮。

  梨园,南长滩最亮丽的一景,也是感受先祖惠泽并与他们娓娓絮谈的最佳地界,上百棵遒劲的百年梨树和枣树,从初春的酣睡中苏醒过来。满园的梨花素洁淡雅,风姿绰约,似漫天飞舞而下的白雪,千朵万朵,压枝欲低,仿佛就要颠覆季节,真有“占断天下白,压尽人间花”的气势,宛然一幅印象派大师的巅峰之作。每年四月的梨花节,已成为中卫黄河上游最美的民俗节日。

  中秋南长滩景致秀丽迷人,可是在南长滩捉蝎更是趣味盎然。南长滩地处香山西南,紧靠黄河,加上这里雨水勤,属二阴地带,在这里的山石缝隙中,生长着多而且大的黑蝎。南长滩的黑蝎,多作药用。李时珍所著《本草纲目》记载,蝎可入药,治风湿瘘之病。南长滩年产蝎达40万只,蝎子除作药用外,还可成为人们的盘中美食。挑出大个的,用盐水多泡洗几遍,然后放到滚油里炸干,加上佐料便是一道美味菜肴。

  在探访南长滩的那日,我见到了南长滩的护林员拓万旭,他受中卫市林业生态建设局委托,护守着南长滩山沟中近四万亩的原始野生林。在他的讲述下,我随他沿着弯弯曲曲的羊肠山道去探访,由于体力和时间的关系,我虽没走到那千年的野生林,但那千年的榆木林轮廓已现,那将是未来南长滩物产中最大的看点。

  三、千年党项气象———拓跋寨

  在南长滩黄河峡谷之滨,香山脚下,修建的拓跋古寨屹立在黄河古道边。映入眼帘的是一排非常别致又有民族特色的古寨,只见岗楼的旗杆上赫然挂着“拓跋寨”三个遒劲有力的大字。走进拓跋寨,恰如走进了西夏历史文化大观园,西夏古建筑与西夏民俗,西夏的历史文化,西夏的商贸,西夏的文字在这里被淋漓尽致地融合,千年党项文化之根在这里得到了升华。在这里不仅能得到文化上的提升,而且还能领略西夏餐饮住宿文化。沿街墙壁上刻着大型浮雕党项之根,讲述着西夏创立以来的文化,久远神秘的西夏文化一下映入了游客的大脑。当悠哉的游人俯身谛听西夏古韵时,也会无端惊起拓跋寨周边梨树上的几只飞鸟,那仓惶拍翅的影像格外惊艳,从中体会到原来人鸟是可以和平共处的。无边岁月里,偶尔效法古人醉卧树荫下,吟诵着古人咏塞上古道的诗句,只觉全身都浸透了古寨风光的圣洁清香,五脏六腑有说不出的妙境,也是旅行第一快事。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返回顶部
关闭

中卫政府网微信公众号